《光明日报》:周边关系与中国的成长(2)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转载链接:http://politics.gmw.cn/2013-01/09/content_6309380.htm

《光明日报》:周边关系与中国的成长(2)

黄 靖

 

    周边合作与发展协同创新中心兼职教授、新加坡国立大学亚洲与全球化研究所所长黄靖:

 

    中国周边合作的重要性与参与方式

 

    作为第三次现代化浪潮的核心国家,中国有着当仁不让的责任和义务。这次以亚太为中心的现代化浪潮有两个特点:经济的融合性和政治的不确定性。融合性是不可逆转的,因为推进亚太地区经济一体化的根本动力,是迅速扩张的工业化对市场、资源以及利润难以遏制的诉求。政治的不确定性则有其结构性原因:首先,包括中美在内的大国都处于转型期,其对外政策和相互间关系主要取决于错综复杂的国内政治;其次,尽管美国仍然执国际政治之牛耳,但中国则日益成为世界经济发展中心,因此,在中美之间“两面下注”已然成为国际事务总的普遍现象;再次,目前的国际安全体系由以美国为首的各安全同盟主导,由于这些安全同盟本质上的排他性,使得国际安全体系很难接纳中国及其他新兴国家。

 

    在这一大趋势下,中国必须更好地处理周边关系。必须看到,影响周边关系的关键因素——中美关系,已经发生了变化。维护自身利益,根据自身力量以共同利益为基础的“讨价还价”已经成为中美关系的常态。与中国相较,美国最大的优势,在于其周边关系相对简单稳定。而中国的周边关系则十分复杂多变,处理不好实力将受到牵制,甚至成为力量的陷阱。因此,随着中国的不断成长,在亚太地区确立稳定的国际环境十分重要。

 

    作为奉行和平发展的大国,除了必要的实力之外,中国必须继续坚持做国际合作的积极倡导者,以灵活、开放的方式促进双、多赢的合作方式,带动周边地区和中国一起成长。

张德广

 

    中国国际战略研究基金会理事长、外交部原副部长 张德广:

 

    探索构建新型的大国关系

 

    周边地区的稳定与安全是我国和平与发展总战略的重要基础,同时,周边地区也是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一个新起点。

 

    随着改革开放政策不断取得成效,中国周边环境不仅已经成为中国与外部世界交往的必经之途,而且也为周边地区的繁荣和发展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中国在和周边国家发展友好合作关系的同时,肯定会遭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和挑战,不仅需要和周边所有国家共同努力寻求应对之道,尤其是需要在大国之间构建新型的信任与合作关系。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既和西方发达国家发展关系,建立了各种各样的稳定的伙伴关系,也和俄罗斯等转型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确立了建设性的战略伙伴关系,推动全球、区域和国家间的合作,特别是通过边界条约的签订,大力发展经贸合作,建立和深化政治互信,包括建立中国作为创始成员国的第一个区域国际组织——上海合作组织。

 

    在当前国际和区域新形势之下,中国视俄罗斯为重要的战略伙伴,这是有着一系列重要的实践积累和理论思考作为其前提和内容的。从近期国际局势的发展来看,中俄之间的合作从双边关系、区域合作,发展到对于全球秩序的构建,乃至于热点冲突问题表明两国的共同态度和立场,这是新型大国关系构建的新尝试,有助于推动中国和其他大国关系形态的更新和发展。

 

    当然,任何一种新型国际关系格局的形成都不会一帆风顺,这就需要我们以党的十八大的精神为指导,真正落实合作共赢的战略指导思想。周边合作将是实践这一战略思想的重要空间。比如,我们的企业家要放开眼量,寻求更多长期稳定的国际合作,谋求与周边国家和企业的共同发展。比如,我们的人文与社会科学工作者要将合作共赢这一思想传播、贯彻到各种交往实践之中。

 

沈丁立

 

   周边合作与发展协同创新中心首席专家、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沈丁立:

 

    中国成长与周边安全环境构建

 

    中国在加速民族复兴的过程中,自身发展与国际社会的交互作用正前所未有地扩大,呈现大量良性互动。国际社会众多成员体认为我国的崛起会给其带来机会,愿意共谋发展。毋庸讳言,也有一些国家由于我国成长而感受压力,希望制约我国的发展。在我国周边,个别邻国既希望从中国崛起中谋求经济实惠,又试图阻碍我国维护正当权益。个别国家还借权势均衡,迎合区外势力干预,以对我国维权实施威慑。

 

    尽管如此,我国周边安全环境总体仍是积极的。冷战时期的朝越热战早已远去,冷战对峙也已大多让位于区域经济合作。然而,经济发展伴随资源竞争和权势转移。我国周边集中了一批工业发达国家、地区以及新兴市场,它们的集体性崛起必然产生资源博弈,引发相关的主权与战略竞争。这对我国利用现有条件来发挥地区和国际领导力从而构建周边安全,提出了新要求。

 

    作为上升中的大国,我国有需要也有能力提出符合国家利益和中外互惠合作的周边秩序观,营造东亚稳定的地区治理。主要有以下两方面:一方面,中国需构建与周边共赢的地区安全框架。亚太缺乏地区性安全机制,东亚和南亚也都缺乏各次区域的安全合作。然而在中亚,中俄已成功发起并引领上海合作组织,我国已展现为次区域安全合作建章立制的强烈意识与能力,这也是在中亚维护我国安全环境的最佳做法。在东亚,我国在延续与周边国家双边安全对话与合作的基础上,需进入谋划区域性集安体制的新时代,设计同时为我国与周边国家提供安全与稳定的共赢制度与公共产品。在南亚,我国在倡议中国与南亚共建安全合作机制方面,也应该有所作为。

 

    另一方面,对于区外大国在我周边的客观存在,需因势利导,善加利用。我国既要防范和反制美国的军事存在对我正当利益的限制,也应欢迎美国在我周边有助稳定的积极作用,包括符合国际规范的反恐和防核扩散。通过预防性的防务合作,适当使用美国提供的有益公共产品,增强双方互信释疑,有效促进两个大国营建健康的新型大国关系。